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六合网 >

香港六合网

潇湘回声七十年——解放长沙的12兵团、46军和138师群英谱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8-10 点击数:

  冀东革命老区与长沙有着难以割舍的历史渊源。解放战争时期,冀东子弟兵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138师南下湖南,冀东地方干部编成湘江大队南下长沙,朝鲜战争爆发后又赴朝作战。他们经历了怎样的峥嵘岁月?让我们拂开历史的尘埃,听我讲那过去的事情。

  冀东泛指华北平原东北部和现天津东部和北部地区,雄踞伪“满洲国”由东北入侵华北的咽喉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1937年7月全民族抗日战争爆发,8月,在陕北洛川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指出:“红军可以一部于敌后的冀东,以雾灵山为根据地进行游击战争。”10月,为落实洛川会议精神,中共中央北方局派遣河北省委书记、冀热边特委书记、黄浦军校4期生李运昌来冀东,筹建我党领导的联军。以李运昌、胡锡奎为主要负责人的中共冀热边特别区委员会通过冀东抗日统一战线组织,广泛发动冀东人民,准备举行抗日武装起义。1938年6月,以宋时轮为司令员、邓华为政委,林铁为政治部主任的八路军第4纵队挺进冀东,起义条件业已成熟。

  (左起: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李运昌、政治部主任李中权、副司令员詹才方、参谋长彭寿生)

  抗战—周年纪念日,统一番号为华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的冀东武装,先后在滦县港北村、丰润县岩口镇、蓟县邦均镇及开滦矿区爆发起义。起义浪潮很快波及到20多个县,参加起义的人数达20余万,组成了7万之众的冀东抗日联军,占据9座县城和冀东各县大部分重要集镇,摧毁了农村全部日伪政权,建立起11个抗日政权。史称“冀东大暴动。”

  冀东大暴动动摇了日伪的统治,显示了人民的抗日要求和巨大力量,为尔后建立冀热辽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冀东抗日根据地就像卡在日本侵略军咽喉中的一根刺,令敌人极欲除之。从1938年10月到1939年6月的8个月时间内,日军连续围攻5次,根据地的生存环境日益险恶。

  日本关东军、第27师团等精锐部队,采取铁壁合围、分割包围、奔袭合击、分区清剿等战术对冀东根据地实行“扫荡。”从1941年到1945年5年中,日军就实施了2次夏季“扫荡、”1次秋冬季“扫荡”和1次春季“扫荡。”最残酷的一次是1942年的“五·—大扫荡,”遭受重大损失的根据地军民顽强地坚持下来了。

  经过5次反围攻等战斗,先后建立了冀东、冀热辽和冀察热辽军区及所属根据地。

  解放战争初期,冀东军区将县区游击队扩编成警备团,再在警备团的基础上扩编组建了独立第9、第10和第11旅。3个旅在河北遵化编组后开赴东北,编成东北民主联军第9纵队,简称9纵。

  9纵下辖3个由冀东子弟兵组成的野战师。原独9旅改编为27师,原独10、11旅分别改编为第25师和第26师。1948年1月、9月和11月,9纵分别改编为东北人民解放军第9纵队、东北野战军第9纵队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6军,第25、26、27师分别改编为136、137和138师,另配属159师,4个师均属主力师。全军参加了东北秋季攻势、东北冬季攻势、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警备长沙、衡宝战役、警备衡阳等战斗。

  与此同时,中央决定冀察热辽中央分局划归中共中央东北局,湖南永兴人黄克诚出任分局书记、军区政委。1947年冬,冀东区党委根据上级冀察热辽中央分局的指示,抽调艾群、王兴久、陆明、王甸彬、王志强、何若、刘景泉等数百名冀东地方干部赴东北。除艾群、王甸彬等人充实到情报系统外,其他人参加土改。这批冀东干部后随冀察热辽中央分局进关。

  1949年5月12日,中共中央发出《华中局委员及各部委各省委主要干配》的辰文,任命时任天津市委书记的黄克诚为湖南省委书记。黄克诚报请中央批准,下令调他熟悉的前冀察热辽中央分局老队伍随军南下。数百冀东地方干部与其他各方干部赶到天津集结,组成湘江大队,在湖南省委第一副书记王首道率领下从天津出发南下接管长沙。开封整编后,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湘江大队105部。解放后,138师冀东子弟兵与冀东地方干部在长沙重逢。

  解方(1908—1984),原名解如川,字沛然,吉林省辽源市东丰县小四平街人。15岁时,家境殷实的他考入贵族学校奉天三中,与张学良胞弟张学铭同学。在校期间,不仅成绩优异,英语、日语尤好,还是出色的男中音和小提琴手,200米栏冠军。1927年,原本立志当医生的解沛然在张学良“大医医国”赠言的激励下东渡日本,弃医从武,就读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后参加东北军。1936年4月,时任张学良副官、第114师少将参谋长的解沛然秘密加入中共。

  1940年6月,中共中央中原局友军工作部部长项乃光主动叛变投敌,中共51军工委书记解沛然暴露紧急撤离,从此脱离东北军回到人民军队。第二年,他到延安出任军委情报部3局局长。接见时诙谐地说:“你回家了,解放了,就叫解放好了。”从此,他改名解放的谐音——解方。

  从八路军120师358旅参谋长,到东北野战军辽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参谋长,足智多谋的解方的职务基本都是参谋长。

  1948年12月12日,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兵团(简称12兵团),司令员萧劲光,参谋长解方。12兵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简称四野)所辖4个主力兵团之一。46军隶属12兵团建制。

  1949年8月5日长沙解放。12兵团部、46军军部随138师进驻长沙。4天后,同时成立湖南军区和长沙警备司令部,解方任湖南军区参谋长兼长沙警备司令部司令员。

  8月19日,成立中国人民革命军事管制委员会长沙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长沙市军管会,萧劲光任主任,解沛然任委员。新中国成立当天,华中局批准由曹瑛、解沛然等7人组成中共长沙市委。

  1950年10月,在朝鲜大榆洞,13兵团部改编为志愿军总部。由12兵团参谋长改任13兵团参谋长的解方,被中央任命为志愿军首任参谋长。在朝鲜,解参谋长首创了被称为“救火车”的我军拟、译、传流水作业的电报通讯方式,以及快速架、拆、隐藏便桥的操作流程,被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誉为“诸葛亮。”那段广为流传的志愿军总部开会的影片,紧挨站着的彭德怀坐着的就是解方。

  1951年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在开城(后移至板门店)举行。解方是中方主要谈判代表。解方幽默而不失犀利的语言在谈判桌上留下许多佳话。例如:本来也主张在三八线停火的美方代表霍治,突然提出所谓“海空优势补偿论,”解方反驳道:“既然你方说你海空军强,我方说我陆军强,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设想—下:停战时,只让双方数目相等的陆军停火,我方多余的陆军不停火,你们的海空军也不停火,这样好不好?”在场的人都笑了,连霍治也尴尬地笑了。“联合国军”首席代表乔埃中将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中朝方面谈判的主要对手是解方。他思维敏捷,很难对付,有外交才华。

  李中权(1915-2014),四川达县碑界河场曾家湾村人,家庭出身贫农。1930年以全县会考第一名的成绩考上达县中学,后与全家9人一起参加红军。1933年5月,李中权由团转党。除大哥冤死在张国焘错误路线人随红四方面军长征,三过雪山草地,历尽千辛万苦,父母和兄妹均牺牲在长征途中,仅他和2个弟弟1个妹妹走到陕北。

  1942年阴历8月,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调派李中权去冀东工作。李中权在这里经历了他一生中最严峻的考验。

  1947年5月中旬,一支200多人的队伍从热河林西(今内蒙古赤峰市北部)向冀东行进,这是以李中权为团长的冀东区党委代表团参加中共冀察热辽中央分局党代会后,在热河军区骑兵连护送下返回。在一个叫柴胡栏子、只有30几户人家的小村庄,代表团、工作人员和警卫班72人,香港六合宝典。遭到隆化战斗中漏网的正规军和热河惯匪白金辉部千余匪众的突然袭击。代表团在骑兵连临阵脱逃的不利情况下殊死抵抗,仅身受重伤的李中权等少数人突出重围。他的右肘、前臂骨被打断;另一颗子弹从左背打入,射穿左肺尖,距大动脉仅一毫米从左锁骨穿出。冀东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长苏林燕等5名高级干部牺牲。李中权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在解放战争中,一次牺牲5名高级干部这是仅有的—次。史称“柴胡栏子事件。”

  2个月后,伤愈的李中权被任命为9纵副政委(年底任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即与司令员詹才芳率9纵出关赴东北作战。

  9纵雄师参加了辽沈战役,攻克锦州,活捉东北“剿总”副司令长官、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那段范汉杰被俘的历史影像,就是在9纵指挥部前拍摄的。不久,9纵改编为46军,军长詹才芳,政委李中权。

  (46军军直机关衡阳合影。二排左起第2人李中权政委,二排右起第3人詹才方军长,第4人杨梅生副军长)

  霸县整训后,46军为四野中路纵队,沿北(平)大(名)公路挥师南下。1949年8月5日解放长沙。军部在长沙稍作停留,即率2个师执行先遣任务继续南进,参加衡宝战役后经营湘南,剿匪肃特、民主建政。11月中旬,46军军部进驻衡阳市,李中权任衡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副军长杨梅生任警备司令部司令员。

  1951年秋,李中权奉调空军,先后任空三军政委、华北军区空军参谋长、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兼参谋长等职。在安东浪头前线机场参加了抗美援朝空战,在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见习指挥,与张震司令员一起指挥所部击落美制飞机多架。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任昌辉(1911~1989),江西省吉安县值夏镇马埠村人,出身于农民家庭。1930年初参加红军,任通讯员兵。入党后被派往红军大学工兵学校学习。毕业后任红一方面军12军36师副班长、班长、工兵连排长、副连长、连长等职。在黄陂战斗中身负重伤,造成二等伤残。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作战。任昌辉拖着不能恢复的伤残右下肢,随中央红军长征,九死一生,走完了二万五千里。

  1942年5月,任昌辉从八路军警备第7团调到晋察冀军区,历任冀东3分区武装部部长、2团团长、15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司令员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9纵27师和四野138师师长。长沙解放后的8月9日,以138师师部为主,成立了长沙警备司令部、政治部和防空司令部。任昌辉任长沙市警备司令部和防空司令部副司令员。

  1952年10月,任昌辉离开长沙进入武汉第33高级干部文化速成学校学习。毕业后历任河南省军区参谋长、军区副司令员兼郑州卫戌区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王文(1919—1989),河北蓟县二区南太平庄人,原名宋明波。1938年,时任教师的王文投笔从戎参加冀东大暴动,同年入党。先后任冀东抗日联军16总队大队政委、蓟县游击支队指导员、团政委、晋察冀军区冀晋纵队2旅副政委、热河军区热南军分区副政委等职。

  出关作战后,王文先后任独9旅、27师和138师政委。1949年8月5日夜,任昌辉、王文率138师健儿解放长沙,王文出任长沙警备司令部副政委。

  解沛然、任昌辉、王文等人直接领导了刚解放的长沙的接管建政工作。警备长沙期间,138师破获江南谍报6组等重大反革命特务案8起,收容散兵游勇近5000名,破获盗窃案250余起,调解民事纠纷2500余起,为巩固新生政权作出了贡献,受到湖南军区通令嘉奖。

  新中国成立后,王文历任空军第2航空学校政委、第4航空学校政委、沈阳军区空军政治部副主任、主任、中国民航总局副政委、兰州军区空军副政委、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副部长等职。主持编纂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 1961年晋升少将军衔。

  据解放初期的老同志回忆:138师科级干部中有两位能人,一是有“军中福尔摩斯”之称的侦察科长兰杉;二是有“文化八路”之称的宣传科长刘大为。由于时隔久远,暂没查到兰杉的简历。

  刘大为(1925—2004),出生在河北唐山开滦煤矿工人家庭。他13岁参加冀东大暴动,15岁入党。先后任冀东军区13团宣传队长、军区《尖兵报》编辑、冀热辽军区尖兵剧社文艺队长。创作了《四个英雄的故事》《我们的旗帜到处飘扬》等话剧和歌曲。尖兵剧社的演出极大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斗志。日军头目惊呼:文化八路,大大的厉害!从此,文化八路称呼就传开了。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野战军新华社随军记者,138师团政治处主任、师宣传科长等职。

  1949年4月11日,138师从河北霸县出发南下。从这天起,刘大为在昏暗在油灯下开始撰写名为《南下日记》的日记体叙事文。长沙解放后,《南下日记》在湖南省委机关报《新湖南报》上连载。1950年,三联书店冠以《南进路上》公开出版发行。不久,书中一些章节被中央教育部编入初中语文教科书。由于工作繁忙,这本巴掌大的小书只写到大军过长江就嘎然而止。

  “1949年8月5日,我奉命率领宣传队组成了一支精干的先导仪仗队走在最前面。部队从东屯渡口渡过浏阳河。在小吴门外,我们先导部队与迎解组织的代表会合了。他们请我们登上吉普车,作为前导,头前带路,继续前进。”这是刘大为描写的解放大军进长沙的场景片段,与长沙市各界迎接解放联合会党组书记刘晴波等人的记述完全一致。据此,刘大为是有文献记载的解放军公开进入长沙的第一人。

  长沙和平解放50周年之际,刘大为从过长江以后写起,将续写的征程激情倾述在《潇湘回声五十年》中,留下了从霸县南下长沙的完整珍贵史料。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刘大为调任军委空军文化部首任文艺科长。参加了第一、第二届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任代表兼总团文工团和曲艺团政委。他深入前线采访,撰写的《在蓝色的天空上》等战地通讯在《人民日报》等报刋发表。刘大为后成为著名军旅作家。

  长沙解放后,四野12兵团兼湖南军区驻扎袁家岭,萧劲光任湖南军区司令员。1950年2月,萧劲光率机关和直属队干部近2000人离长赴北京组建海军司令部。6月,12兵团番号撤销。1955年,萧劲光被授予大将军衔。

  进城后,46军159师调归湖南军区建制,136、137师参加了衡宝战役、湘南剿匪和湘西剿匪战斗。1951年3月,46军2506名勇士组成赴朝参战志愿团,开赴朝鲜作战。同年春,46军奉命开赴广东海陆丰一带,担负监视台湾、保卫海南任务。1952年9月,46军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1985年百万大裁军时,46军被裁撤。

  解放军刚进长沙城,就发生了起义军数万人整建制叛逃事件。担负警备任务的138师413、414团紧急出动追逃,这一去再没有返回长沙。412团守城。1950年7月,王文政委率138师师直和413团机关一半人员去长春组建空军航校。同年底,138师奉命南下广东。师部和412团从长沙出发,413团从耒阳出发,414团从桃源出发。长沙党政军各机关和全市人民热烈欢送英雄部队再上征程。1952年9月,138师调出46军整建制划给海军。1953年2月,以138师师部为基础,组建了海军航空兵第2师。不久,师属各步兵团入朝作战,412、 413团配属给38军,414团配属给50军。1954年4月,这3个步兵团抽出和公安18师师部及其他部队组成的辽东要塞师。至此,光荣的138师完成了历史使命。

  (本文主体部分曾以《十二兵团群英谱》为标题,发表在《湘潮》杂志《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专栏上。特别鸣谢《湘潮》杂志社编辑部。)